追了那么多年风口一根猪毛都没飞起来

2017-09-17 20:28

  可又仔细一想,猪圈里的猪伴们也有身材瘦小的啊,为什么大风也没把它们刮飞起来呢?

  于是小黑开始努力读书,刻苦学习,天天上网查资料,参加各种成培训,它终有一天会飞起来,在宽广无际的天空俯瞰猪圈里平庸的猪们。

  心想,人们常说华山一条,可如今身在华山,自己却一条都看不到,莫非天意要把我逼上梁山?

  爬到了5500米,突然一阵大风席卷暴雪而来,小黑瞬间被裹在了风雪里,它看不见东西,辨不清方向,甚至自己是否还活着,耳朵、四蹄全都冻僵没了知觉。

  猪老板说,此处地处平原,风较温和,偶有大风,也不足以把猪刮起来,你不如到大山上去,山上位高风急,或许能遇到你想要的大风。

  华山之上有不少的香客,有次小黑在山上溜达,看到大风把烧完的纸片灰刮的满天飞,禁不住浮想联翩。

  一年后,拖着疲惫身躯的小黑终于来到喜马拉雅山脚下,它安营扎寨,准备养精蓄锐以攀登高峰。

  小黑果然身蹄不凡,一高歌猛爬,一口气爬到了4000米高度。回头瞭望,那批登山客被远远地落在了后面。

  受伤的两人被救上了直升机,其余登山客要继续他们的旅行,没有了受伤队友的拖累,他们看上去轻松了许多,一伙人围坐成一圈,喝起酒来。

  没多会儿,忽然听见天空轰隆隆巨响,声音越来越大,登山客们都站了起来,有的跳起来,冲着天空挥衣呐喊,原来是一架直升飞机,看样子是他们的救援来了,没错,的确是救援人员来了,他们发现了他们,飞机开始停止前行,悬空寻找降落点。

  现在距离实现梦想只差一步之遥,按理说应该高兴才对,可此刻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想到不中用的四个猪蹄,又不禁黯然神伤。心想莫非这一步之遥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?

  风的大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,属于客观原因,自己能控制的只有体重,这当然需要减肥,而减肥显然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,想到这它不免略感失望。

  接着它回顾了自己从猪圈出来追风之的点点滴滴,这么多年过去了,它已从小黑变成了老黑。一走来,风也遇到过不少,比绝大多数的猪,甚至比一些人类遇到的风都多都大,结果依然没有飞起来,不但自己没飞起来,连根猪毛都没被风刮起来。

  它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,长此下去必然不是办法,搞不好会命丧喜马拉雅,于是它使出浑身气力猛地一翻滚,竟然幸运地滚了出来。

  它高兴了起来,为排除掉减肥这个耗时费力的选项而高兴,它仿佛又看到了成功的曙光。

  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可我现在呢?何止是骨感,简直是无感,我的猪蹄没有感觉,我对成功没有了感觉,我甚至对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没有感觉!

  一天中午它在一家猪食店吃饭,向猪老板倾诉心肠,说到这一走来的艰辛,禁不住潸然泪下,用左前蹄擦了擦眼泪。

  醒来时,发现人类登山客从后面追了上来,他们同样了暴风雪,其中有两个登山客似乎也遇到了麻烦,他们围在一起商量解决的办法,他们似乎找到了答案,于是各自都开始忙碌起来准备停留驻扎。

  小黑自备了充足的猪粮,不像人类要把饭煮热了吃那样麻烦,它直接生吃,吃完继续爬。

  我想飞难道有错吗?做一只有梦想的猪难道有错吗?付出就有回报,难道这就是我的回报吗?

  他想到喜马拉雅山的风的确很大,现在才5000多米的高度,假若到了山顶,说不定那里的风真能把自己刮起来。

  对呀!人类居然可以这么轻松实现我穷其一生孜孜以求的飞翔梦,这是为什么?他们和我们猪类一样没有翅膀啊?可他们竟然借助飞机的力量实现了!

  突然开始伤感起来,眼里闪出了泪花,泪珠滴下瞬间结成了冰珠,它想明白了,自己还是有意义的,起码现在还活着,而它那些猪圈里的猪伴们或许现在都已死了,上了人们的餐桌。

  现在只剩下一个原因了,就是风不够大。但风怎么能变大呢?已经等了半年之久,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呢?万一大风一直不来呢?

  倔强的小黑是不会听这种陈词滥调的,它有自己的梦想,它知道自己要追求梦想,做一只不平凡的猪。

  老黑恍然大悟,它终于明白了,风是靠不住的,把自己的梦想托付给力所不能控的外物是多么幼稚。

  想要实现梦想,靠什么也不如靠自己,不是去追寻缥缈的风,而是应沉下心来一点点去打造自己的梦想直升机。

  他想,既已找到了捷径,还学个什么习呀。它开始和其它猪伴一样,吃完就睡,睡醒再吃,只等大风到来。

  此时大风已停,雪过天晴,小黑躺在雪地上晒着太阳,他想暖暖身子,把僵硬失灵的四个猪蹄恢复下知觉。

  它想到了被直升机搭救的两个登山客,突然啊……的一声叫出来,他们不是轻而易举就飞起来了吗?

  它又陷入了遐想,它回首往事,苦思哪里做错了,为什么成功对它而言会如此曲折,甚至差点搭上身家性命,这到底是为什么?

  之所以到华山来,是因为小黑心里始终有个武侠梦,在众多武侠小说里,华山是个很特别的地方,它潜意识里想沾沾这里的“侠气”,以助自己的之梦。

  他想到了纸片灰这比羽毛还轻的东西才能被风刮起,猪想借助风力飞起来,何其难也!

  半年过去了,猪圈里刮过的风不少,有好几次大风,其中有一次把猪圈旁边的小树都刮折了,而自己仍然没飞起来,别说飞起来,就是挪两步都没有。

  周围的小猪伴都说它吃饱了撑的,有的劝它放弃这种想法,在猪圈里不挺好吗,吃喝不愁,想睡就睡,这种生活对人类都是奢侈的,而猪类天生拥有。

  小黑是一头充满理想的猪,它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飞起来,像鸟儿一样在天空飞翔。

  一上它遇到了一队人类登山客,它注意到这些登山客个个都全副武装,各式装备器材一应俱全,它暗自嘲笑这些细皮嫩肉的人类太矫情,不像猪类皮糙肉厚外加猪毛护身。不就是登个山吗?至于搞的这么隆重?!去年哥们我上华山,几乎是一小跑跑上去的!想到这,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。

  爬到了5000米的高度,它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,呼吸变得困难,而它赖以骄傲的皮糙肉厚加猪毛似乎也不太起作用了,它感到浑身发冷,不停地打颤。

  它心里一震,两眼放光,顿时血脉喷张,荷尔蒙激增,它觉得找到了成功的捷径,它高兴的跳了起来,仿佛能想象到遨游天空的那种舒畅。

  它感觉自己被埋在了雪下,它努力想爬出来,可四蹄似乎不在自己身上,不听自己。

  它分析原因,一个主要原因当然是风不够大,另外一个可能是自己太肥,不容易被风刮起来,要是像小树那么苗条的话,成功就简单多了。

  它扭动了一下身体,突然感觉两个前蹄似乎有了一点点知觉,这让它十分兴奋,它觉得这样就可以自救了。

  它在这里住了很长一阵子,算下来都快一年了,春夏秋冬四季更迭,四季风都领略遍了,倒是比其它地方大了一些,但离自己的想象差距依然很大。

  次日天没亮,小黑就打包好行李,置于背上,哼着《青藏高原》的曲子,跳着下山,直奔喜马拉雅山而去。

  酒香夹杂着饭香的味道,飘到了老黑的鼻孔里,一股饿意涌上心头,它才想起来好久没有了。

  到了大约中午时分,太阳高挂,天气最暖和的时候,登山客们拔营起寨,开始向峰顶进发。

  猪老板是个生意猪,脑子自然灵活的很,在了解了小黑的目的是寻找大风之后,给它提了一个。

新闻排行

随机阅读